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舞女】(17) 作者:qian1223
【舞女】(17) 作者:qian1223
字数:341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七章殊死搏斗

  次日,疯狗背叛的事情传出,炎帮上下一片哗然,不少人表示难以置信,包括张卞泰在内。这么多年来张卞泰虽然对疯狗要求比较苛刻,尤其东区黑道稳定后见其不思进取,眼高手低,心眼又小,跟兄弟们的关系闹得很不融洽,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但也早已当作是自己的弟弟。如今这个被视作弟弟的多年兄弟竟然背叛了自己,更严重的是他还掳走桃子,投奔了胡萍萍那边,这分明就是要跟自己作对。张卞泰愤怒之余也有些伤心,更为美人身陷敌手而忧心忡忡。他一面向对方发出谈判请求,尽量拖延时间,一面派人暗中调查追踪桃子的下落。
  一切正如胡萍萍所料,张卞泰会因为桃子而妥协。她也答应进行谈判,这次算是捡了大便宜,至少东关目前是在自己手里。于是双方约在中心区的悦豪饭店,最多只能带三个人参加。选择这个地点谈判,一来中心区是太子党管辖区域,聚集的人多了不免会引起卡萨方面的注意。再就是悦豪饭店据闻是市长的亲戚所开,在这闹事等于是把自己往枪口上撞。有这双重保险,大家也好放心谈判,谈崩了也不至于立即兵戎相见。

  这场谈判疯狗没有去,他自觉没有脸面对曾经出生入死的兄弟们,便在小屋看守桃子。桃子经过一夜折腾,俏容憔悴,但眼神依旧锐利,瞪得疯狗都不敢正眼相对,只低着头不知想什么。

  「疯狗,你现在放了我还来得及,我会让泰哥放你一马。」桃子语气平缓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倒与她的眼神形成很大的反差。

  「……」疯狗没有说话。

  「你应该知道他们不敢杀我,最后肯定是要放了我的。你说到那时候会有什么后果呢?」

  实际上不管疯狗现在放不放,都已经被桃子判了死刑。万一胡萍萍不顾一切要杀她,她也要拉下疯狗来垫背。不过目前桃子还是好言劝说,看有没有希望逃出这里。

  「是他自作自受…是他自作自受…」疯狗喃喃自语着,内心十分矛盾,一方面他恨张卞泰的不公,另一方面又深深内疚,毕竟当年是张卞泰救了自己,否则早就是十八年后的好汉了。

  「什么?」

  「是他自作自受!」疯狗突然站起来,脸上的横肉一抖一抖的,表情看起来恐怖极了。他冲到桃子面前,咆哮道,「我为他赴汤蹈火这么多年,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可他呢?只会苛刻地要我这样那样,我要开个酒吧也不支持我,还泼冷水说我不适合经营酒吧。他这么忘恩负义,也怪不得我了!」

  「泰哥跟我说过,他把你当作亲弟弟一样看待,所以才会那么严格要求你。」
  「放屁!什么亲弟弟,是把我当作马仔才对!还有你,你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我丢脸,你凭什么?就凭你是他的女人?事后他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反而又数落了一顿。我跟他这么多年的兄弟之情还比不上一个刚认识不久的破女人?!」
疯狗吼完几近疯狂,突然就掐住了桃子的咽喉,力气之大仿佛是要置人于死地。
  桃子双手被缚于后,根本无法挣脱魔爪,幸运的是双腿没有被绳索绑着,她便顶着痛苦的窒息,卯足劲狠狠朝疯狗的命根子踢了一脚。疯狗立即发出痛叫,微微蹲着身子一手捂裆,一手仍然死死掐住喉咙,不过已经无法将桃子完全压制住了。桃子奋力高抬右腿迅速绕过疯狗的后脑勺,紧跟着左腿也抬起来把右脚脚腕紧紧勾在膝盖窝里,然后猛地挺起蛮腰,将双腿所有的力量全部爆发出来,目的就是要尽最快速度令疯狗失去攻击能力。疯狗挨了这记凶狠的夺命三角绞,顿觉窒息难耐,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他的喉咙被大腿紧紧地卡进了膝盖窝,就连脖颈在强烈的压迫下都似乎咯咯作响着。

  随着窒息感愈加强烈,疯狗满脸通红,两腿一软跪了下去,掐着桃子的手指也松开了。不肯坐以待毙的他用另一只手反抗起来,一会去掰大腿,见掰不开就使劲捶打,一会又冲桃子的肚子下重拳。两人对抗过程中滚落于地,无论疯狗如何下死手地击打抓挠,桃子都咬牙忍着,两条大腿始终绷得坚硬如铁,誓要将疯狗活活绞死。最后在这个以弱胜强的杀招下,疯狗丧失了进攻能力,整个人瘫软着任由桃子狠命缠绞。他倒也能屈能伸,连忙求饶道:「嫂,嫂子……是我不对……咳咳……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

  「呼……饶了你?」桃子稍微调整了姿势以便绞得更牢实,毕竟被折腾了大半夜,这会儿体力颇有些跟不上,气喘吁吁地冷笑道,「这话你下去跟阎罗王说去吧!」说罢深吸了一口气,将最后仅有的力量全部集中于双腿之上,然后迅速绷直,两只脚腕紧紧相勾,产生出一股巨大的夹力。

  这股带着怒与恨的巨大夹力犹如破竹之势,就好比一只狂怒的巨蟒在绞杀猎物,把疯狗夹得直翻白眼。他的手指在雪白大腿上留下一道道抓痕,浑身抽搐着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发出断断续续不完整的字,「呃……嫂……嫂……子……呃……饶……」还没说完,大量白沫从口中冒出,已是命悬一线。

  桃子虽然有时候容易心软,但对待自己的仇人,她会比谁都冷酷无情,比如曾经的好姐妹——梅子,她就是毫无怜悯地将其活活夹死。这次疯狗也不会例外,不是他桃子又怎么会落入仇人手中受那些羞辱与折磨?要换作平时,桃子绝对要慢慢用腿折磨这个叛徒,折腾个一天一夜再结束他的性命。但现在身处险境,她不得不尽快解决,于是双腿再度催力猛绞,将疯狗最后一点气息残忍绞断。
  最终疯狗因那会儿的一时轻敌而招来杀身之祸,被美人的一双致命美腿活活夹死在了胯下。只是桃子生怕他没死,大腿一点也不敢松懈,直到尸体变冷确定已经死透了才筋疲力尽地躺在地上。

  休息了片刻,桃子觉得没有刚才那么头晕目眩了,便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在疯狗身上翻找,看有没有小刀匕首之类的利物用来割断手上的绳子。她翻啊翻,找啊找,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在裤子口袋里找到一个指甲刀…

  「死变态随身带着指甲刀干什么?」桃子气得站起来朝疯狗的某方面踹一脚。(领完便当的疯狗表示拿来修指甲…)

  桃子撒完气接着找,总算在上衣内侧口袋翻出一把弹簧小刀,然后学着电视里演的那样割着绳子。俗话道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桃子割得十分吃力,好几次差点割着手指,终于又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将绳子割了一大半,然后双手从中挣脱,开始寻找开门的钥匙。

  岂料疯狗身上并没有钥匙,因为这间小屋是从外面锁上的,想必是胡萍萍怕疯狗反悔又把人放了,真是害人之心必须有,防人之心不可无。除了房门,每处窗户外层也都焊着铁窗,就是说除非化作一只小飞虫,否则是出不去的。桃子不禁一阵懊恼,胡乱在尸体上撒气,而且踢的都是某方面。疯狗在天之灵一定会嚎啕大哭的……

  时下已然下午4点,桃子大半天没进食,又花了几乎所有的体力干掉疯狗,肚子早饿得咕咕直叫,可是房间里除了一具尸体什么都没有,难道要吃人肉?她用力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抛至九霄云外,还远远没饿到那种要吃人肉的程度呢,况且那死不瞑目的样子看着就怕,更别说爬过去咬一块肉吃,吸一口血了,万一这厮有什么艾滋病之类的岂不是欲哭无泪。

  就在这时,尸体那边传出一声音乐铃,桃子过去翻出手机一看是短信,见上面写着:张卞泰放弃人质,干掉那个女人。原来是谈判结果出来了,霎时间她只觉天旋地转,脑子里一片空白,张卞泰居然会弃自己于不顾,过去那些信誓旦旦的话仿佛都化为了一缕青烟飘然而去。她是个女人,没有所谓的大局观,不可能理解张卞泰为何会作这个决定,眼泪无声息地流下来滴落在地上,原本早已发芽成长的感情顿时被漫天的怨恨逐步取代,原本有很多话想要对张卞泰说现在也只剩下一句——「张卞泰,你会后悔的!」

  另一边,悦豪饭店。

  「张卞泰,你可考虑清楚,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没必要再谈了。」

  「谈个屁!你要老子为了一个女人去对不起所有兄弟,这还谈他妈什么?!女人有的是,但老子这些好兄弟可没处找去。胡萍萍,你最好放了桃子,否则会有什么后果自己心里清楚,不要以为老子不敢对你怎么样。」

  「得了吧,变态张,你要真那么牛X,现在就不会坐这儿了。」

  「哼,那咱们就走着瞧!」

  张卞泰起身戴上墨镜,带着手下离开了包间。谁也没有看到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有一滴眼泪悄悄滑过了脸颊。

  「老大,我们真的放弃嫂子了吗?」丧彪问道,老大这个决定虽然令他很感动,但想到嫂子可能救不回来了,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彪子,别说了……」张卞泰伸着食指在眼角抹了一下,说,「继续派人找,要是真的找不到的话……就当你从来没这个嫂子……」

  「老大……」

  「闭嘴,别说了……」

  ……

  许多年后金盆洗手的丧彪提起这件事,仍然痛定思痛地表示,老大作这个决定时的痛苦是没有人能够体会的。一边是兄弟情义,一边是儿女私情,从古至今又有几个能为了美人而舍弃江山,弃他人于不顾?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