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娘子诱我喝死药】(08-09)【作者:q1150573046 (台中鱼)】
【娘子诱我喝死药】(08-09)【作者:q1150573046 (台中鱼)】
字数:43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娘子诱我喝死药8

  有句古话叫无巧不成书。

  话说有一天金莲与老爷正在那洗衣房里行茍且之事。

  突然洗衣房里闯进了一个人。

  张府老爷都让所有的下人在外面等着,谁敢私自闯进来,真是胆大包天。
  正当老爷恼羞成怒,想把闯进来的人的腿也打断时,他傻眼了。

  原来正在他们面前的居然是少爷,是老爷的亲生儿子。

  少爷站在父亲面前,面带讥讽地说:「爹,我跟金莲好上的时候,你不同意,你要让我好好读书,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我现在好好读书,你反而跑来找金莲,这,这,成何体统嘛?」

  老爷扒在金莲身上「这,这,这,」结结巴巴,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的好。只得从金莲身上下来。

  少爷十分得意,对老爹说:「爹,真没想到你的花花肠子,可真不少啊。我这就告诉娘去。」

  张府老爷一听,儿子要去告状,脸都变绿了,他连忙拉住少爷的手说:「儿啊,儿啊,你等等,你听我说啊。」

  少爷转身说:「有什么好说的?」

  老爷对少爷说:「儿啊,你千万不要告诉你娘,你知道你娘那臭脾气,她要是发起威来是六亲不认啊。儿啊,你听爹的话,千万不要跟你娘说,你只要不跟你娘说,我什么都答应你。」

  少爷低头看躲在被子里的金莲,对老爷说:「真的什么都能答应吗?」
  老爷说:「对,什么都答应。」

  少爷一阵冷笑,走到桌子上,把金莲身上的被子一掀,说:「儿子,现在就要这个女人。」

  说完快速脱掉自己的裤子,举起金莲的双腿就开干起来。

  金莲许久没有碰到少爷的身子,心里存有几份恨意。

  但怎奈少爷毕意年少俊俏,抽插片刻便有了感觉,於是嗯嗯嘤嘤的叫将起来。
  而那老爷站在一旁,看着少爷在那里玩着金莲,也淫心大作,於是掏出自己的老鸟,把它放进金莲的嘴里。

  正所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金莲被这爷两弄得不成人形。

  一时间场景淫靡无比。

  正在三人玩得正嗨之时,房门又被人撞开了。

  正当父子两人疑惑不解之时,只听外人有人骂道:「造孽啊,你们一对不知廉耻的父子,你们干得好事。」

  原来是张府的夫人带人闯了进来。

  一时间,场面尴尬无比。

  张府的夫人,指着自己的丈夫和儿子,破嘴大骂。

  越骂越急,越骂越气,然后号淘痛哭起来。

  父子两人哪还有淫兴。

  都灰溜溜地把自己的衣服穿好,来哄夫人。

  被夫人骂个狗血喷头,滚出去了。

  可怜是还是金莲,张府最终把气都撒在金莲身上。

  让人拿棍子打了一百多棍,还不解气,自己还亲自上阵。

  金莲被打得遍体鳞伤,锁到柴房等死。

  金莲命打几天后还没有死。

  张府的夫人,心里歹毒,声称把金莲卖到妓院太便宜她了,要把她嫁给清河县最丑的男人方才解恨。

  於是就找到了我武大。

  后面的事情,我都全知道了,张府夫人派人找到了我,用十两银子,把金莲配给我。

  金莲讲完自己的身世,已是情绪崩溃,号淘大哭。

  我过去抱着她,对她说:「娘子,不要难过,以后,娘子跟了我,谁也不敢再欺负你了,我武大没有别的本事,但也会努力赚钱,保证娘子以后平安喜乐。」
  在我的再三安慰下,金莲的情绪才慢慢稳定一些。

  我说:「娘子,今天不早了,还是早点睡吧。」

  金莲点点头,於是躺到床上睡了。

  次日,金莲仍旧是早早地起床了,给我准备好了早餐之后,就去作饼。
  到了晚上,我卖完饼回来,她也是给我倒茶,端饭,侍候得十分周到。
  躺到床上,我抱着金莲,又想干那事。

  金莲也不再反抗,而是主动脱掉自己裤子,我扒到金莲的身上。

  我告诉自己,这次不能太急了,谁知越是这样想,越是泄得快,自己还没有插几下,就秒射进金莲的小穴里面。

  又过了几晚,几乎每晚都是这个情况。

  我怕金莲生气,金莲只是叹了几口气,也没有说什么,两个就各自睡了。
  一日我在街头卖饼,又碰到了葛七他们几个人。

  葛七看到我之后,似乎跟身边的几个人窃窃私语几句,然后看到他们都笑了。
  我也知道,他们估计也不会说我什么好话。

  也只顾叫卖自己的饮饼。

  但他们都是十分好事的人,径直往我这边过来。

  我心里虽然明明很紧张,但仍然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哎哟,七哥,好久不见,要吃饼吗?」

             娘子诱我喝死药9

  葛七骂道:「吃吃吃,你你娘那头吃?」

  我见葛七这样凶骂,也不敢恼,於是顾头装作没有听见。

  正在我准备尴尬退场,再次叫卖时,葛七突然一把抓住我。

  我感觉到来自他胳膊的巨大力量,於是我停止了脚步。

  我转头看葛七,只见葛七淫笑道:「我说武大,你,你老婆呢?」

  我当时心里觉得不爽,我操你妈的,哪有一见面就问人家老婆的事情。
  但我对这些泼皮也不敢表示情绪,於是强笑道:「贱内在外面粗粗陋陋的,我觉得不好,所以让她以后在家做事就行了。」

  「嗳——别介啊」

  葛七道:「小娘子哪里粗陋了?我看倒是你武大你,粗陋的得很啊。」
  「就是」

  葛七身边的几个跟班也跟着笑起来。

  我心里郁闷得很,但是又不好发作,只好说:「七哥说得是,小人是粗陋的很,小人做的不好,小人,小人,小人,现现现在去卖饼去。」

  於是举头作哟喝状道:「炊——」

  「吹吹吹,吹你娘那头去。」

  葛七骂道:「哥几个说什么呢?你又吹起来。」

  我不知该如何做答。

  葛七又道:「下次给你老婆带过来听到了吗?」

  我不答。

  葛七又骂道:「听到没有,你这个矮粗?」

  我听他说话这么难听,於是嘟囔道:「叫她出来干嘛?」

  葛七走近了我几步,他的跟班也走近了我几步。

  我看他们几个都往我身边靠近,顿时感到居大的心理压力。

  於是我后退几分,心想,难道我刚才的反问,语句重了?只见葛七的下巴都快碰到我头了。

  我吓得双腿有些发软。

  举着头惊恐地看着他。

  葛七狞笑道:「干嘛?爷想看,不行啊?」

  我顿时快被吓傻了,忙应道:「行,行。」

  葛七看我态度上服了软,有些满意对身边的几个跟班说:「走,去花满楼里喝两杯,最近听说来了个新妞,骚得很呢?」

  「走走走,跟七哥瞧瞧去。」

  那些跟班也应和道。

  於是我他们终於放过我,转身向街那头去了。

  我顿时有种重生的轻松感,我回头想想葛七的话,心想,难道我还要回家把金莲叫出来不成?我都已经跟金莲说了狠话,那我回到家里又该怎么说?就算我说了,我该怎么跟金莲解释?金莲又会怪我,胆小怕事。

  我岂不失了当夫君的脸面?这一日我回到家里,思来想去,也不知怎么跟金莲开口?金莲问我,可有不开心的事遇到?我只说没有事。

  第二日我仍然咬咬牙独自出门,他妈的,自古妻为夫纲,金莲是我的女人,出不出门,难道不是我说了算的?还任由别人使唤不成?我如果不硬气些,以后可怎么做人?这一日叫卖倒也相安无事。

  到了晚些又碰到葛七一夥人。

  葛七看到我,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把那把破扇子在手里啪啪打得很响。
  我武大倒也不是很想低头於他,於是我一赌气,低着头也装作没看见他似的,任凭他怎么摔打他们扇子我也不理了。

  葛七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就仗着有几游手好闲的跟班,你就乱欺负人?我武大也是男子汉一个,要不真逼急了,我武大也是可以拿起扁担跟你们拼一拼的,就算打不过你们,还有官府,我武大去去衙门告你们去。

  到了晚上回到家里,我看到金莲还在厨房里忙着做饼。

  我满脑子都是得罪葛七之后的预案。

  我想着如果我实在受气,将来我弟回来,我告诉他去。

  我弟十五岁就出门学艺,我看谁能打得我弟。

  我由於情绪投入过多,金莲似乎问了我些什么东西,我也没有听清。

  金莲说:「大郎,你怎么了?没听到我的话吗?」

  我终於从情景中反应过来,我说:「娘子,你你问了什么话?」

  「哼?人家问你,你都不应,不理你。」

  金莲,微怒,又去了砧板边。

  我连忙说:「娘子,莫生气,是我的错。」

  金莲说:「大郎,我没有生气,我只是问你,今天卖得怎么样?」

  我点头说:「好,好,好,卖得很好。」

  於是我拿起两个筐,说:「你看就剩这几个了,卖不了没事,我们晚上自个吃。」

  金莲扑哧一笑说道:「你就说快卖完就行了,你把筐举这么高做甚?」
  我发现自己举着筐,确实挺奇怪的,连忙把筐放下,说:「我是让娘子看,怕娘子生气。」

  金莲说:「你是一家之主,说什么都但凭你,我生什么气啊。」

  金莲说得有理,但我是惭愧得紧,一家之主还不是个虚名?金莲说:「大郎家里没有水了,你去缸里把剩下的水舀来给我。你再去外面打水回来。」

  我说好,於是拿起瓢转身去舀水。

  就在这时,听到外面「咚咚咚」有人在外面砸门。

  我顿时心里一紧,心想是谁啊?金莲也问道:「谁在那里敲门,这么大声?门敲坏怎么办?」

  这时传来葛七的声音:「武矮粗,把门给老子开开。」

  我心想,我操,这群没有王法的东西,居然跑到我家来了。

  这时我不敢开门,连忙跑到门口用身子把门顶起来。

  「开门,开门」

  屋外传来几个人的叫门声,听得出来又是他们几个。

  他们推门的力道也大,我用背扛着也能感受得到,幸亏家里的门拴结实。
  金莲问道:「大郎,那是谁在外面叫门,你开门看看。」

  我心想开得什么门?葛七几个来找麻烦了,於是我答道:「和你的面,莫管。」
  「咚」

  外面有人用脚踹门。

  我随手把家里榔头拿过来顶着,减轻我的压力。

  这时有个跟班说:「七哥,我有办法。」

  我心想着什么办法呢?这时踹门力道轻了,我转头看门缝,想看个明白,这时只听「叮当」一声,我一看,我家的门铨掉到地上了。

  这怎么可能?说声迟,那时快,「咚——」地一声,门被推开了。

  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一夥人一下子就涌了进来。

  「你,你,你们想干什么?」

  我坐在地上,怕极了,无力地问道。

  葛七一脚上来,踢在我的脸上,把我踢倒在地,骂道:「你这矮粗,真是无礼,让你开门你不开。」

  这时一个跟班对他说:「七哥,我的手艺咋样?没有小弟开不了的门。」
  葛七满意看了他一眼说:「不错,该天请你吃酒。」

  那跟班连忙答谢。

  金莲也沖了过来,马上把了从我地上扶了起来,举头看着他们说:「你什么是什么人?你们想干什么?」

  葛七走上来笑道:「小娘子,真是健忘,难道不记得小人了吗?」

  金莲看了他一眼,好像想起来了,於是道:「你,你不是街上那个无赖吗?你来我家干什么?」

  葛七说:「这几日不见娘子,心里想的厉害,所以来你家瞧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