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故事】(序-01)【作者:zhongwen123】
【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故事】(序-01)【作者:zhongwen123】
字数:46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陈小伟,如果你上户籍网搜索这个名字,大概会马上跳出成千上万个,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名字,但比他的名字还要普通的就是这个人了,从小父母就对你自己更聪明的哥哥偏爱有加,最后兄长也出色的继承了在老家的小餐馆生意,做了小老闆。

  小伟考上了A市一所二流大学之后就留在A市工作,大学毕业四年28岁了依然在一家不大不小的广告公司做小文案,身高170,薪水除去房租和基本的生活费后有小小结余,也不管在什么方面来看都是再普通不过了。

                序章

  地点:某广告公司「你怎么回事,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到底是你的脑子是猪脑子还是脑子里装了猪屎!」「滚出去!」啪!同事小张面红耳赤一边捡被摔在地上的文件,一边退出经理办公室。

  推出来以后,小张嘴里小声的骂了句娘。公司的经理,唐艳,25岁,去年刚从一流大学王牌专业毕业,在校期间就得到各种广告类的大奖,如果不是还在增长阅历阶段是不会委身这样的小公司的,为人傲慢凶狠,在公司陈小伟最怕的人就是她,不对,全公司的人都怕她。

  「陈小伟!你给我滚进来!」办公室里传来一声怒吼。正因为刚才小张的事走神的小伟听到这一声怒吼身体一怔,惊醒过来,心想:「这女人叫我?,最新的文案已经交了呀?难道又出问题了?这下要死。」「陈小伟!你tm还不滚进来,难道还要我出来请你!」又是一声怒吼。小伟赶紧从座位上跳起来,起身地时候弄倒了椅子,赶紧扶起,又倒向了另一边,顾不上椅子了,赶快向经历办公室走去。

  「唐经理,什么事?」小伟赶紧堆了个笑脸。唐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冷冷地说:「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小伟走近一看「是我新写的文案,经理。」
  「哦,是你的文案啊」说着唐艳拿起桌上的文件站起身走到办公桌前。低头的小伟用余光看了一眼唐艳,中分的黑色短发,白衬衫配黑色的包臀裙,腿上裹着黑色的丝袜,脚上穿着黑色的高跟单鞋,本来就有175的唐艳更高了,接近190的高度给人强烈的压迫感。「啪!」的一声,小伟头上被文案重重的敲了一下。「你tm的抬起头睁大了你的狗眼看看,这tm叫文案,连狗屎都不如的东西叫文案?这么多天你这只猪就拉出这么个东西来!」

  「我叫你抬头!」小伟抬头看到唐艳美丽的脸,正对上了她愤怒的眼睛。「这个东西也敢拿来给我看?这种猪屎不如的东西你叫他文案?既然你这么喜欢猪屎你怎么不给我吃下去???」唐艳拿着文件一遍拍打着小伟的脸一遍谩骂。又一下重重的从头上敲了下来,因为太用力文件滑手散落了一地。「把你的屎给我捡起来!」小伟忙蹲下身去捡散落一地的文案,刚想站起来。

  「捡完了吗?」头上传来唐艳恶狠狠地声音。原来还有一张被她踩在了脚下,小伟赶紧伸手去拿,可是唐艳根本没有松脚的意思,就这样小伟捡也捡不起来,站也不能站起来,一直这么半蹲着,时间过去了五分钟对小伟来说像一个小时,唐艳狠狠地碾了两下脚下的文件踢了出去,小伟才捡到,刚要起身,腰硬了一下,只好半弯着腰站在那里。

  唐艳已经坐回办公桌后面翘起了腿。「真是个废物,捡个屎都捡这么久,三天内做一个新的放在我桌上,如果还是这种猪屎不如的东西,你就给我吃下去,还有这个月的绩效你就不要想了,公司不会花钱养一只只会拉屎的猪」「滚出去!」
                第一章

  地点:A市某夜店陈小伟一个人喝着闷酒,心想:这个唐艳比自己小好几岁,进公司也比自己晚,居然这样辱骂我。哎,反正我这人就是这样了,从小就不聪明,不被父母宠爱,长大了被打发来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工作,家里一年都不会过问一两次。自己工作这么多年了也没有什么起色,依然是个小职员。曾经追求过的女孩嫌自己没钱拒绝了。大概我这样的人就像唐艳说的是一坨屎吧。

  陈小伟越想越郁闷,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帅哥,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喝闷酒啊,我来陪你喝吧」一个成熟女性的声音传入陈小伟的耳中。

  陈小伟转头一看,是一个中年女人,画着浓妆,妩媚的眼睛,妖艳的红唇,染成暗红色的长发烫着大波浪,披在肩头,顺着头发往下看到胸口,在黑色的皮质短外套下,高耸的乳房起码有E- cup,被一件吊带的渐变色低胸连衣裙包裹着显得更是乳沟深邃,再往下看,紧身的连衣裙在腰部收紧,到跨部又被巨大的肥臀撑开然后向下移知道膝盖以上一点的位置,小腿也很有肉感,但线条形成优美异常的弧线,脚上踩着一双亮闪闪的钻饰紫红色尖头高跟鞋,尖细的鞋跟有10cm。

  这个女人虽然保养得很好但从她沈淀的风韵还是能看出大概有35岁以上。这样的女人绝不是这种夜店里最漂亮最年轻的,但绝对是最有女性魅力的。陈小伟目不转睛的看着,魂早已不知飘到哪里去了,心想:「我陈小伟也有这样的艳遇」不觉痴笑了一声。女人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说到:「帅哥,一个人喝酒多无聊啊,我们来玩个游戏怎么样?」

  「什么游戏?怎么个玩法?」陈小伟道。女人向酒宝勾了一下手指,酒宝马上端来一个黑色的托盘,托盘里放着四个透明的杯子,杯子里分别装着四个颜色的酒,每个杯子上面都盖着盖子。「这里有四杯酒,每一杯的度数跟味道都不一样」女人慢慢说道:「我们一人两杯,自己选择,谁喝不下去,或者吐出来一滴,或者醉了就算输。

  输的人今晚就要停听方的话,让他做什么就得做什么。「陈小伟心想:」这个老女人看来是看上我了,想把我灌醉,不过这样的女人我也不吃亏,那就跟她玩玩吧「说道:」好,那么女士优先,你先选吧。「女人马上选了一杯蓝绿色的鸡尾酒,放到嘴边,红唇轻启,倾斜杯口,让酒满满的滑进嘴里,再慢慢的吞下去,然后顺势把波浪的长发摔到身后。

  整个过程时间动作的缓急把握的刚刚好,画面香艳极了,把陈小伟看的出了神,女人吞下酒的时候,他也咽了一大口口水。「呵呵,到你了,我的小帅哥。」陈小伟赶紧又咽了口口水定了定神,看向剩下的三个杯子。

  一个杯子装着暗红色的液体,看起来像是红酒,另一个是棕色的,大概是威士忌之类的洋酒,还有一个装着茶色的液体,面上还有一点点白色的泡沫,这个陈小伟再熟悉不过了,是啤酒。陈小伟心想:「自己平时很少喝红酒跟洋酒,而且刚才已经喝了一杯扎啤,喝酒最忌讳混着喝,那么第一杯还是选择啤酒最好」轻轻一笑,拿起了那杯茶色白沫的酒杯:「那我就先喝这杯吧」女人嘴角跟眼角马上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陈小伟揭去杯盖,张大嘴巴,一饮而尽。不好,怎么回事,这味道,呃??只觉得胃里一个噁心,全吐了出来,吐完还满嘴一股浓郁的骚臭味。

  「哈哈哈哈,看来不用喝接下来的酒了,第一杯你就这副德行了」女人用皮包掩嘴大笑。陈小伟这才发觉得自己被人耍了,那根本不是酒,是尿,而且是很浓的尿,可是他的性格从来都不会向不公反抗,只是逆来顺受,跟何况眼前这个女人的笑声是那么动听,被耍也值了。於是向酒保要了杯水漱口。

  「好啦小帅哥,跟我来吧」小伟跟着女人从后门走出来。这里是酒吧的后巷,狭窄安静,这样的气氛让小伟心里即兴奋又有点害怕。女人涂着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轻轻从小伟的颧骨滑倒下巴,然后突然拉起他的领带拉向自己。小伟心跳加速,心想:「这老女人看来今晚是真的要吃了我,不如就顺着她好好享受一番吧」女人解开了小伟的领带,「小帅哥,我现在要把你的手绑起来,请你配合。」
  小伟感到疑惑:「为什么要把手绑起来?你想干嘛?」「诶,说好了输了的人就要听话喔,再说了你一个大男人我还能把你怎么样呢?」小伟想:这女人无非就是要吃我,绑我手是怕我反抗,反正我也不准备反抗,那就让她帮吧。於是把双手并在了一起。女人妩媚一笑,把他的双手背过身后,用领带在手腕处绕了个8字绑,打了个死结,整个个身体贴了上去。

  女人一只手绕到小伟的脖子后面,一只手绕在腰上,一对豪乳紧紧的贴着胸口,肉感的大腿顶在下体上,原来披在肩头的黑色皮衣滑落掉在了地上,露出香肩雪白的肌肤,小伟在这全方位的攻势下渐渐有了反应,在大腿顶上下体的一瞬间甚至轻轻的呻吟了一下。女人的脸越来越近,就在烈燄般的红唇就要吻上来的一刹那,小伟刚闭上了眼睛准备享受,直觉腰被一推,脖子一勾,整个人转了个身被压在了墙上。

  小伟惊道:「你干嘛,啊??唔??唔??」女人的舌头伸进了小伟的耳朵里,右手的手指也在小伟说话的时候伸进了嘴里勾弄着小伟的舌头,左手伸进衬衣抚摸着小伟的胸口。

  陈小伟,做了28年的处男,哪里经的起这样的爱抚,当女人的手从胸口摸到下体的时候,下身早已按耐不住的顶起了小帐篷,女人拉开了拉炼,鸡巴马上就弹了出来。

  「哼哼哼哼,喜欢吗,我的小帅哥」小伟这会儿顾着享受哪有心思回答女人问题。

  女人的右手拇指跟食指捏住小伟的舌头往外拉,牙齿狠狠地咬了一下他的耳朵,左手也用力在乳头上拧了一下,大腿向下体用力一顶,正好顶在蛋上:「我问你喜不喜欢!」

  这突如其来的上中下四处的疼痛让小伟啊啊直叫,感紧回答「喜欢,喜欢」
  「哈哈哈哈哈,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喜欢,你的小鸡巴都像铁棍一样硬了。被女人从后面压着玩弄就让你这么爽吗?你就这么喜欢被人欺负吗?看来要给你来点更刺激的了」说着剪头高跟鞋往小伟的膝盖后面用力一踢,小伟腿弯曲一软,刚想用力支撑一下站稳,肩膀上就收到巨大的压力,跪在了地上。

  「啊」小伟痛的叫了一声。

  女人捡起地上的皮外套,把他的头包住,走到小伟正面,用力一推,本来就狭窄的后巷,小伟的脑袋撞在了墙上,还好有外套的保护,不然这一下肯定要撞破,下体马上传来了冰冷的感觉,蛋蛋的中缝被什么东西勾了起来,「她的双手都压在我的肩膀上,那碰我的蛋蛋的?难道是??!不行!」小伟刚想张嘴说话,一股浓郁的让人窒息的香水味混合着皮革味马上蹿进了自己的口腔鼻腔,说不出话来了。

  「怎么样,这样是不是更舒服啦」

  小伟想争辩,可一开口,又是那个浓郁的味道,「好奇怪,就算是香水味也不可能让人说不出来呀,而且这味道一吸进去就觉得口乾舌燥,而且身体越来越热。

  「果然更舒服了嘛,你看你的小鸡巴越来越硬了」女人一遍勾着小伟的蛋蛋一边说道。

  小伟在女人的淫语,浓烈的淫香和下体一阵一阵传来的快感下的刺激下,已经不能思考了,鸡巴也已经到了喷发的边缘,开始扭动自己的身体去迎合勾着自己蛋蛋的东西。可是好像自己约是去迎合他,他反而离的越远,於是只好更大力的扭动身体,挺动下身。

  「哼哼哼哼,你这是干什么呀,真该让你看看自己现在的贱样,简直就像一只发情的公狗,只要小鸡巴能碰到的东西就拼命往上蹭,既然你这么想要,我就成全你。」

  小伟只觉那个勾着蛋蛋的东西彻底离开了自己的下体,於是用最大的力气向前顶起自己的鸡巴,就在这时,一个东西重重的压在了自己的鸡巴上,把鸡巴压在了地上,也就是於此同时,小伟的鸡巴射了。

  女人按住小伟的双手也松开了,鸡巴被贴在地上搓弄了几下,射出了第二波残余,小伟舒了一口气,无力的垂下了头,包住头的外套被拿开,眼前有了亮光。进入小伟视线的是一条雪白的小腿,穿着钻饰的紫红色高跟鞋,鞋下压着自己的鸡巴,正在以前以后的轻微搓动,精液横流。

  「怎么样,我的高跟鞋是不是让你很满足啊,小贱货,哈哈哈哈」

  头上传来女人妩媚的淫笑,小伟想说些什么,可是已经没力气说了。

  高跟鞋离开了鸡巴,在小伟大腿的裤子上擦了擦,擦的时候尖细的鞋跟还用力的在大腿上扎了一下,小伟疼的叫了两声。

  「好啦,今晚玩得很开心,你自己在这儿慢慢回味吧,小贱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女人披上外套踩着猫步离开了。

  小伟一个人跪在后巷里,鼻腔里充斥着香水味、皮革味和精液味混合的那淫靡的味道,脑海里全是女人的留下的淫笑跟高跟鞋「登登登」敲击地面的声音,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